[台灣文學作家系列] 向陽

中央廣播電台

 

 

 


http://www.rti.com.tw/ajax/recommend/Literator_content.aspx?id=111

 

向陽本名林淇瀁,台灣南投人,1955年出生於台灣中部鹿谷鄉一個山村,在遠離塵囂,風景明麗的山村中成長的向陽,很早就對文學產生興趣。就讀國民小學時,他就開始大量閱讀課外書籍;升上國中後,由於一個浪漫的誤解,讓他迷上當時還看不懂的《離騷》,從而立下做一個詩人的夢想。他13歲念國中時開始寫詩和發表作品,進入竹山高中以後,更在高二就創辦了「笛韻」詩社和主編《笛韻詩刊》,高三又擔任校刊主編;高中畢業,向陽考上中國文化大學東方語文系日文組,大三時擔任「華岡詩社」社長,開始大量發表詩作,崛起詩壇;1977年,就讀大四的向陽出版了第一本詩集《銀杏的仰望》,從此創作不斷。同一年,他大學畢業,入伍服役,兩年後退伍,進入社會工作,先在海山卡片公司擔任撰稿文案,之後進入媒體,先後在中國時報、大自然雜誌和自立晚報、自立早報等報刊雜誌擔任副刊主編、總編輯等職務,直到1994年自立報系改變經營者,才離開了服務14年的媒體。

在工作同時,向陽也沒有停止進修的腳步,1991年,他在擔任《自立早報》總主筆兼海外版《自立周報》總編輯期間,以在職生身分考入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班就讀,1994取得碩士學位,同年他又考入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博士班,並在2003年取得博士學位。攻讀博士學位是向陽由媒體領域轉入學術領域的關鍵,多年以來,他持續研究生涯,並在多所大學授課,目前任教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學所,並著有多種學術著作。

從少年時代立志成為詩人,並開始創作之後,向陽的人生旅途璀璨豐富。他在1970年代後期領導過台灣新世代詩運;在1980年代編輯報紙副刊,型塑本土文學傳播媒介;在報禁解除後,成為台灣報界首位文學家出身的報社總編輯,並參與台灣政治改革運動;到了1990年代,他轉入學界,從頭開始學術研究與教學生涯。不過,儘管一路走來,生涯多變,角色互替,但向陽的人生主軸卻都離不開書寫。他寫詩,寫散文,寫兒童文學,寫學術論文,寫政治評論,也寫網頁。他試圖用不同的筆,多方發聲,打造一個文學人的社會參與面向,而他在每一個面向的成就都令人注目。

向陽1979年12月曾和朋友創立《陽光小集》,並主持編務,鼓動新世代詩運。《陽光小集》同時發展出兩條創作走向,一是「關懷現實」,勇於衝撞霸權、挑戰禁忌,甚至推出「政治詩」特輯,展開一場現代詩的街頭革命,二是「擁抱大眾」,嘗試現代詩與各種媒體的結合,例如,詩與民歌、舉辦詩與民歌的演唱會、漫畫、席慕容的詩畫展等等,這些試驗不但實踐和深化了20世紀70年代新世代詩人創作的理念,也不經意的成為後來消費文學的先聲。在台灣新詩發展史上,佔有一定地位。

除了引領詩運之外,向陽的創作也極受注目,他的詩風揉和了寫實主義和現代主義的技巧,充分表達了對土地的關愛和對社會現實的關懷,在抒情的風格中加入現實的骨肉,剛柔相濟;在形式上,他則具有典範傾向,是現代詩中新格律的堅持者,大體而論,無論是形式的探索或題材的處理,向陽都有令人嘆服之處。他的重要詩集有《十行集》、《土地之歌》、《四季》、《亂》等。

文學花園

說明:

向陽以台語詩和十行詩崛起台灣詩壇,除此之外,他的敘事詩也十分受到推崇。有學者認為:在台灣,向陽是少數幾個有意識、有意願、也有能力為台灣寫史的詩人之一。他的詩齡極長,每一階段都有代表性的詩作,也都能夠很敏銳的觸及到時代的關懷重心。無論是書寫親情土地之愛、歷史滄桑之感;或是針砭社會現實病態,為弱勢族群發聲,都妥當適切。「阿爹的飯包」、「立場」和「山路」,分別展現出向陽不同的詩風。此外,向陽也寫童詩,淺白流暢又充滿了鄉土關愛的「白鷺鷥」,讀後令人深思。

原文:

阿爹的飯包

每一日早起時,天猶未光
阿爹就帶著飯包
騎著舊鐵馬,離開厝
出去溪埔替人搬沙石

每一暝阮攏在想
阿爹的飯包到底什麼款
早頓阮和阿兄食包仔配豆乳
阿爹的飯包起碼也有一粒蛋
若無安怎替人搬沙石

有一日早起時,天猶烏烏
阮偷偷走入去灶腳內,掀開
阿爹的飯包:無半粒蛋
三條菜脯,蕃薯籤參飯
─1976.01.15.

立場

你問我立場,沈默地
我望著天空的飛鳥而拒絕
答腔,在人群中我們一樣
呼吸空氣,喜樂或者哀傷
站著,且在同一塊土地上

不一樣的是眼光,我們
同時目睹馬路兩旁,眾多
腳步來來往往。如果忘掉
不同路向,我會答覆你
人類雙腳所踏,都是故鄉
-1984.03.24.

山路

在風中穿過箭竹草原
在風中穿過冷杉林
只有斷嶺殘山從雲霧中探出
與我們驚喜相覷
一路相陪是玉山圓柏與杜鵑
開在裸岩走過的盡處
陽光潛入細碎的林葉間
藍色的天俯視大水窟、大關山和馬博拉斯
桀敖不馴的脊背
這山路,在群峰中尋覓傲骨

這山路,在群峰中望向高處
酒紅朱雀拍擊薄雪草的翅身
蒼綠挺拔,是二葉松擎起整座天空
遠處有瀑水為鍊,輝耀山的胸膛
欲離還留的雲霧
以一襲薄紗勾引暗戀的山巒
山路來到此處
濁水、高屏和秀姑巒都找到了源頭
海峽在左,大洋在右
台灣從海上升起在玉山之顛放歌
─2001/12/16

白鷺鷥

小時候
爸爸打赤腳上學
白鷺鷥是爸爸的朋友
有時在田埂邊
有時在牛背上
瞅著爸爸細瘦的腳
舞動著潔白的翅膀
好像是說
飛吧
你快遲到了

小時候的爸爸
不羨慕白鷺鷥有對能飛的翅膀
只希望有一雙潔白的運動鞋
可以不必打赤腳上學
白鷺鷥是爸爸的朋友
在爸爸放學經過的田埂邊
在被夕陽照得通紅的牛背上
舞動著潔白的翅膀
瞅著爸爸細瘦的腳
好像是說
趕快回家吧
用我這雙白色的鞋

 

 

 

向上
郭麗娟訪向陽
中央廣播電台介紹向陽
向陽、陳育虹對談
向陽、蕭蕭對談
葉泓儀訪向陽
丁文玲訪向陽談《亂》
陳雅莉介紹向陽工坊
葉向恩訪向陽
陳宛茜訪向陽
黃基淦訪向陽
吳婉茹訪向陽
徐錦成訪向陽
李順興訪向陽
陳嘉喻訪向陽
賴佳琦訪向陽
李珏訪向陽

•Copyright 2009     向陽工坊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