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是我一切的原點

吳婉茹

 

 

 

2001/02/21 聯合報「聯合副刊」


聯合副刊剪報


自今年一月開始,詩人向陽辭去近五年的靜宜大學專任教職,重回報業的跑道。此舉讓許多人感到有些意外,因為大學專任教職一向是眾人所稱羨、爭取的終身工作,尤其又可兼顧創作,是什麼原因讓他下定決心離開這份他樂在其中的工作?行事一向敦厚樸實的向陽僅淡淡地表示:「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過去共事數十年的老發行人要我回來幫忙,我就回來了。」誠懇的一句話,卻難掩他「至情只為酬知己」的情懷。

目前擔任自立晚報副社長兼總主筆的向陽,在重新投入媒體這個緊張、繁忙的行業後,是否會影響他的創作?對於此點,他思考得很清楚:「在我的生涯規劃中,『媒體、創作、研究』一直是同時並進的。媒體工作是在白天,創作是我半夜以後的事,我把它們分得很清楚,兩者並行不悖。」

本身是詩人,也主編過文學副刊的向陽在民國八十六年聯合報副刊所舉辦的「世界中文報紙副刊學術研討會」上曾發表過「副刊不死,文學不活!」的驚人言論,引爆當時文壇的熱烈討論。向陽表示當時說那句話的文學環境與時空背景和今日不同,那是他當時身為媒體觀察學者在文學傳播方面所做的階段性結論,並不是終極的結論。他認為副刊的發展可分為三個階段:綜合副刊、文學副刊及文化副刊,當時他所觀察到的副刊多半是文學副刊。而這種純文學的走向,表面上看起來是對文學的注重,實際是縮減文學發展的空間。因為和其他文學相關媒體如出版業、雜誌等相比,報紙這類強勢媒體相對地成為文學所集中的焦點,但這些少數小小的版面卻無法完全提供文學發展所需要的廣袤土地,反而是扼殺了出版等相關媒體的生存空間。因此,他認為目前如聯合報副刊這種文化副刊的走向是正確的,不僅反映多元文化時代的思潮,同時,對文學發展有正面的助益,讓喜愛文學的讀者在未能從報紙副刊獲得滿足之餘,會轉向書籍、雜誌等尋求,進而刺激這些文學媒體的興盛,也間接收到創造更多文學讀者的功效,對文學環境長期發展上而言,才是健康的。

邁入新世紀後,向陽預測台灣的副刊將繼續朝呈現多元文化的方向前行,並會積極地嘗試與其他媒體如網路、廣播等作跨媒體的結合,對文化界的領導權及影響力將更形明顯與舉足輕重。

他對台灣文學在新世紀的期待是:希望在「全球化」與「本土化」之中尋求一個和諧而相對的位置。只偏重前者,台灣文學站不起來,若只要求後者,則台灣文學跨不出去,所以兩者缺一不可,作家們也要在這兩項標準裡接受考驗。數十年來創作不輟的向陽並以此期許自己,在創作上,於堅持土地與人民交融的「在地性」傳統之外,兼而深入思考「世界性」的課題。

在外界眼中具有媒體人、學者、作家多重身分的向陽,卻希望能以「詩人」的身分定義自己。從十三歲就立志當詩人,他認為對文學、對詩的喜愛是他從事任何工作的原點。
 

 

 

向上
郭麗娟訪向陽
中央廣播電台介紹向陽
向陽、陳育虹對談
向陽、蕭蕭對談
葉泓儀訪向陽
丁文玲訪向陽談《亂》
陳雅莉介紹向陽工坊
葉向恩訪向陽
陳宛茜訪向陽
黃基淦訪向陽
吳婉茹訪向陽
徐錦成訪向陽
李順興訪向陽
陳嘉喻訪向陽
賴佳琦訪向陽
李珏訪向陽

 

•Copyright 2009     向陽工坊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