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鳳凰山寫給九二一災後四個月的故鄉

許俊雅

 

 

 

 

 

 

(收入許俊雅,《我心中的歌:現代文學星空》,台北:文史哲出版社,2006年,頁45-51。)

 

大地無情,九二一地震傷害最嚴重的南投地區,每一個鄉鎮都有令人心酸的影像及故事,希望透過詩詞歌謠的閱讀能洗滌蒙塵的鄉土,能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凝聚關懷力量,勇敢走出悲情,早日脫離地震的陰霾。人生本來就是如意困挫更迭相伴,如何面對橫逆挫折,敞開胸懷,迎向往後嶄新美好的生活;如何從廢墟煎熬中站起來?相信本詩的閱讀可以提供自我療傷,不向命運低頭的力量。

本文

彷彿還是昨天
妳為我的行路舖上青翠絨毯
要漫山鳥鳴陪我一段
沿途草花隨風綻放妳的叮嚀
依依難捨飄灑而下的竹葉
在林間含淚送我離鄉

在林間含淚送我離鄉
依依難捨飄灑而下的竹葉
仆倒於九二一震後我回鄉的路上
沿途草花凋萎,鳥鳴失蹤
我走過的路途坎坷破裂
青綠的絨毯一夕變成皺縮的碎紙版
我心中惦念長青的鳳凰山
在朝陽照射下如此灰黯

在朝陽照射下如此灰黯
我心中惦念的長青的鳳凰山
百年大震奪走了妳的美麗容顏
山石崩走如火,焚燒妳的軀幹
死亡的陰影吞沒無助的鄉人
來自地心隆隆滾動的吼聲
嗶剝價響,沿路追燒我的故鄉

嗶剝價響,沿路追燒我的故鄉
來自地心隆隆滾動的吼聲
如今終已停息。震後四個月
寒流躲回北方,太陽重又升起
我看到新綠,跰跳於回鄉的路上
鳥聲與花香,尾隨曮黃的茶煙昇騰
在鄉人黧黑的臉上烙出自信的光芒
彷彿還是昨天,抖落死亡的陰影
要讓春天重回,重回鳳凰山

作者

向陽,本名林淇瀁,台灣南投人,民國四十四年(西元一九五五年)五月七日生。筆名「向陽」的由來,取自蘇麟〈獻范仲淹〉詩「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早逢春」,前句的意思是靠近水邊的樓台可先得到月的倒影,「向陽花木易為春」指向著陽光的花草樹木,容易得到溫暖而盛放。樹的共同特性在於向下抓緊泥土,向上爭取空間,尋求陽光。筆名之意,應有以此自我期勉、力爭上游、朝向光明之意。中國文化大學東語系日文組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 ( 國際寫作計劃 )研究,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為政治大學新聞系博士候選人。曾任時報周刊主編、自立晚報藝文組主任兼副刊主編、自立晚報、自立早報、自立周報總編輯、自立早報總主筆、「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秘書長。

從十三歲開始寫詩,向陽自謂一個把詩當信仰的人,詩是「對於生活及生命所賴以繫之的人間尊嚴的提昇。」因為有「提昇人間尊嚴」的認知,才有可能為「台灣的良知」樹立詩的巍峨之碑。向陽在《歲月》詩集後記中曾言:「我對於歷史的、文化的中國,從早期浪漫的夢想的嚮往,已逐漸傾向於理智的應用的尊敬,也從人文秩序的全盤接受,轉於自然秩序的衷心服膺;而對於地理的、現實的台灣,則從鄉里情結的追思膠著,逐漸進入於生活環境的省視前瞻,也從自怨自艾的悲愁,轉於自尊自重的勇健。」從文化中國轉而為現實台灣的生命決志,顯示向陽要比一般詩人更早找到自己與台灣的生存軌道,這一年,西元一九八五年,向陽三十歲。

自一九九八年起他陸續在電腦上設立「向陽工坊」等網站,贏得相當多的迴響,是經營平面書寫與電子媒體有所成的一位詩人。一向有著相當內斂性格的向陽,二十五年來一直維繫著詩的形式,保持某種特定的格律,《十行集》自不待言,早期的《銀杏的仰望》、《種籽》,無不如是,收入《向陽詩選》中稱之為「亂」的這一輯詩作,也有某種程度的格律可尋。

向陽以十行詩與台語詩在當代台灣詩壇獨樹一幟,融傳統、鄉土於一爐,集現代、寫實於一身,能出能入,被譽為「台灣現代詩遊戲規則的塑造者」。他擅長國、台語參雜使用,並用心閩南方言詩的創作。二○○○年一月廿九日,詩人參與溪頭故鄉「春回鳳凰山點燈祈福晚會」〔由「災後重建民間諮詢團」等單位合辦〕,並以感性的聲音在鄉人面前朗誦〈春回鳳凰山〉、〈黑暗沉落下來〉、〈迎接〉等三首詩歌,沉痛的描述了地震所造成嚴重傷害,並振奮重建意志。這首為九二一大地震所寫的詩〈黑暗沉落下來〉,就有國語、臺語兩種版本,詩中一再以「黑暗沉落下來」反覆錯綜出現,如果一再反覆錯綜吟誦此詩,真的也讓人心沉落下來。

著有詩集:《向陽詩選》、《十行集》、《土地的歌》(台語)、《歲月》、《四季》,散文集:《日與月相推》、《跨世紀傾斜》、《暗中流動的符碼》、《流浪樹》、《在雨中航行》、《世界靜寂下來的時候》、《一個年輕爸爸的心事》,評論集:《康莊有待》、《迎向眾聲》,時評集《為台灣祈安》等多種。譯有《四季明信片》(日•安西水丸著)。

賞讀

九二一大地震之後,相關報導湧現報紙、網路上,根據這些報導,我們大致了解到南投鹿谷鄉的情景:頓時陷於山崩地裂的慘狀裡,不斷的餘震讓鳳凰山等山丘土石崩落不斷,令人心悸的轟隆巨響持續一天兩夜,鄉內道路柔腸寸斷,電信、電力、供水完全中斷有如孤城,傾倒的建築、崩落的土石等造成數十人死亡,鳳凰村田底百餘戶住家、杉林溪遊樂區三百多名員工和遊客受困,外界難以掌握詳情。

鹿谷鄉鳳凰山本是一處有著旖旎風光、溫和氣候、茶山、森林、鳥圈美景,可以全然放鬆、陶醉其中的地方。青山翠谷、古木參天,讓人擁有暢快的森林浴,凍頂山的美麗茶園風光,讓人樂而忘憂;無可比擬的獨特凍頂茶香,更讓人回味久久。這是詩人的故鄉所在。

民國八十八年九月廿一日台灣發生震驚海內外的大地震,震災之初,許多充滿悲情哀悼的詩歌陸續在報刊上發表。本詩描寫大地震帶給故鄉的創傷,但詩人並不自陷情緒的泥沼,而是以樂觀豁達的態度將悲情昇華,展現生命的莊嚴、昂揚與自信,顯現詩人在悲哀沉澱,悲情稍減後,心靈底層真正的聲音。

全詩分四節。詩的每一小節可隱約感受到行末的協韻,第一小節協ㄢ韻,有:天、毯、段;第二小節協ㄤ、ㄢ及ㄝ韻,ㄤ韻有:鄉、上。ㄝ韻有:葉、裂。ㄢ韻有:版、山、黯。第三小節協ㄢ韻,有:黯、山、顏、幹。第四小節協ㄤ、ㄥ韻,協ㄤ韻有:響、鄉、方、上、香、芒、天、山。協ㄥ韻有:聲、騰、影。每節最後一字分別是ㄢ、ㄝ、ㄤ、ㄢ韻,參差出現。整首詩每行的末字大抵為ㄢ、ㄝ、ㄥ、ㄤ。

同時每兩小節之間形成一種頂針回環的連結,節奏可誦。第一小節「依依難捨飄灑而下的竹葉╱在林間含淚送我離鄉」兩句開啟下一節「在林間含淚送我離鄉╱依依難捨飄灑而下的竹葉」;第二節是:「我心中惦念長青的鳳凰山╱在朝陽照射下如此灰黯」兩句開啟下一節「在朝陽照射下如此灰黯╱我心中惦念的長青的鳳凰山」;第三節是「來自地心隆隆滾動的吼聲╱嗶剝價響,沿路追燒我的故鄉」兩句開啟下一節「嗶剝價響,沿路追燒我的故鄉╱來自地心隆隆滾動的吼聲」。前三節的節奏較平緩,予人無限低回傷感,最後一節短句使用較多,峰迴路轉,節奏加速,而「追燒」、「滾動」、「升起」、「跰跳」等動詞的使用,也令人感受到生命的躍動與詩人的祝福。詩人並不刻意押韻,但如此安排,自然形成協韻,形成音韻上和諧舒緩的效果,與詩中開始時溫厚、憂傷的詩味相互呼應。讓人低回感傷,讓人疼惜這一大片美好家園。而形式上的整齊與重複回環,也讓朗誦聲音顯得纏綿憂思。

在寫作技巧上,本詩以擬人化的女性「妳」譬喻「鳳凰山」,鳳凰山像大地之母一樣,展現她的溫柔多情與堅強剛毅。傳說中鳳凰能浴火重生。詩人家鄉名山又恰恰名為鳳凰山,當他寫著「一路山石崩走如火,焚燒妳的軀幹╱死亡的陰影吞沒無助的鄉人╱來自地心隆隆滾動的吼聲╱嗶剝價響,沿路追燒我的故鄉╱」,讀者似乎也預見「彷彿還是昨天,抖落死亡的陰影╱要讓春天重回,重回鳳凰山╱」。

全詩以對比、反覆的手法,生動抒發了對故鄉關懷之情。「彷彿還是昨天」兩句,分別出現於前後節,有著一份對純樸家鄉的熟悉與依戀。今昔對比,凸顯了昔日山水之美好與災後的柔腸寸斷,最後表達災難將隨昨日而去,一種鼓舞的新生力量將隨日而昇,隨春天的到來而開展。末句亦呼應了題目。

本詩就形式而言,明顯有幾個特徵:一是行末協韻,二是節數偶數,三是兩截式的對比,四是句型重複。這四個特徵,合而言之,可說即「反覆」二字罷了!行末協韻是聲音的反覆,節數偶數、兩截對比、句型重複,是字句章節的反覆。優美形式的設計有賴於「反覆」二字,向陽的詩顯現了這樣的藝術特徵。詩詞歌賦中,律詩的格律最需講求。字數句數,受到一定的限制;平仄韻腳,不可隨意更易;一韻到底,不能換韻;中間兩聯必須對仗。向陽此詩雖為新詩,但這樣的格律要求用來比擬向陽形式整齊、講究對比的詩作,亦當之無愧。

台灣詩壇詩集暢銷的詩人,包括鄭愁予、瘂弦、余光中、楊牧、席慕蓉、羅青等,他們的詩篇都是重視節奏、講求協韻。向陽的同輩詩人或稍後的時間裡,很多詩人也自我講求格律,如林建隆的三行徘句,白靈、蕭蕭的五行詩,游喚衍自易經的七行詩,岩上的八行詩,王添源的十四行,蘇紹連、渡也的散文詩,都足以證明向陽的堅持形式有其正向功能,使其詩更易於欣賞、誦讀。

 

 

 

向上
許俊雅導讀〈春回鳳凰山〉
高羚析向陽環境詩
葉泓儀析向陽詩
陳去非析向陽兩詩
陳忠信析〈黑暗沉落下來〉
李敏勇評〈一首被撕裂的詩〉
唐捐析〈立場〉
簡文志析〈或者燃起一盞燈〉
宋澤萊論〈春花不敢望露水〉
鄭愁予論〈霧社〉

•Copyright 2009     向陽工坊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