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詩人向陽的詩網站,提供向陽現代詩、童詩、數位詩之作品與相關評介

代表作 搬布袋戲的姊夫
  英譯版

阿公的薰吹 ] 阿爹的飯包 ] 阿母的頭鬘 ] [ 搬布袋戲的姊夫 ] 村長伯仔欲造橋 ] 猛虎難敵猴群論 ] 馬無夜草不肥注 ] 傀儡戲 ] 食頭路 ] 搖子歌 ] 春花不敢望露水 ] 在會議桌頭前 ] 在公佈欄下腳 ]

向陽

彼一日,阿姊倒轉來
帶醃腸水果,帶真濟
好耍的物件,阮最合意的
是姊夫愛弄的,一仙布袋戲尪仔

有一年,庄裡天公生
公厝的曝粟仔場,掌中劇團
做戲拜天公,阮最愛看的彼仙
為江湖正義走縱的,布袋戲尪仔

姊夫就是掌中劇團
搬布袋戲尪的頭師,彼一年
姊夫的劇來庄裡公演
鑼鼓聲中,西北派打倒東南派

阿姊彼時猶是
十七八歲的姑娘,有一日
走去劇團找弄戲的頭師
嬌聲柔語,東南派拍贏西北派

愛看布袋戲的阮,只不過
知也東南派是正人君子,只不過
知也西北派是妖魔鬼怪,阮未瞭解
東南派哪著一定打贏西北派

時常纏著阿姊的阮,猜想
軟心腸的阿姊就是東南派,猜想
弄戲尪的頭師就是西北派,阮想未到
東南派哪會和西北派講和

彼一年,頭師變姊夫
阿姊轉來的時陣帶了很多戲尪仔
阮問阿姊:東南派有贏西北派否
阿姊笑一下,目屎忽然滾落來

有一工,阿母帶阮
去姊夫伊厝看阿姊,說是兩人冤家
阮問阿母:東南派是不是輸與西北派
阿母笑一下,目屎煞也滾落來

看著姊夫,姊夫越頭做伊去
阮罵西北派妖魔鬼怪無良心
看著阿姊,阿姊犁頭不講話
阮笑東南派正人君子欠勇氣

想未到姊夫和阿姊忽然好起來
真奇怪冤家到尾煞會變親家
阿母歡喜的搓阮的頭,講阮就是
彼仙,為江湖正義走縱的布袋戲尪仔

──1976.04.08.溪頭

    這首詩的影音檔

 

                                                ®向陽詩房.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hylim@ms21.hinet.net